“邪僧圆堑,你竟然敢养尸害人?此等行径天理不容。还有,注意你的言辞和眼神,不然,老子一定会将你大卸八块!”

  我愤怒的指着僧人,破口大骂。

  牡丹阴沉着脸盯着出言不逊的圆堑,我估摸,她正在琢磨着如何将邪僧给生切了合适?

  “你们,一个个出身于名门大派,竟如此无耻?滥杀无辜的事儿也做得出来?不怕天打雷劈吗?”

  我指一指崔雅的尸身。

  王图斤早就扑过去了,抱着妻子尸体嚎啕大哭。王离塔虽然看不见,但听到父亲嚎哭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  王探双眸血红,仇恨眼神透过镜片死盯着放出僵尸杀人的邪僧,恨不冲过去和对方拼命,但牡丹向后几步挡住了王探,他根本就冲不过来。

  我微微回头,就将这一幕收在眼中,看他如此,我心底的愤怒也几乎烧穿天穹。

  “哈哈哈,善哉,善哉,施主的话够劲儿,贫僧就是喜欢超度施主这样的硬骨头。没错,我等是出身于名门大派,但那又如何?你可知所谓的大派中竞争何等惨烈?表面看一团和煦,暗地里波涛汹涌,要不是贫僧还有两把刷子,这几年不知被师兄师弟的坑死多少回了,还好,贫僧都使手段送他们去见佛祖了,想来,他们很感激贫僧吧?”

  “施主叫嚣了半响,还没有自报姓名呢,是不是过于失礼呀?我等可都亮明了身份的。”

  邪僧仰天大笑,随后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

  我的眼瞳缩了一下,随即放松开,阴沉的说:“圆堑,你还真是一套套的,歪理也能说成正理?听好了,本人姜度,这是我姐姐姜牡丹,我们都是散修,不是什么大派出身。剩下这几位都是普通人,你们仗着自己法师身份,竟然对普通人下手?无耻至极!更不要说,竟然和罪孽满身的杀人恶鬼同流合污?该死!”

  我用阿鼻墨剑指了指向伤口复合如初的女鬼‘王奕淑’。

  这只鬼闻言桀桀怪笑,看向我说:“姜度,你可以喊我‘瞳三’,瞳孔的瞳。”

  女鬼自报家门,给出个非常奇怪的名号。

  “瞳三?这说明,还有瞳二或瞳一?”

  举一反三,我霎间就明白剩下的那两只杀人鬼是什么名头了,虽然,不晓得瞳一和瞳二是男是女,但名称已经了然。

  女鬼嘿嘿一笑不置可否,双手交叉滑动,指甲摩擦着闪耀起阴火,一副嗜血女魔头的模样。

  王探突然推开牡丹,上前几步,看向我,眼中闪动复杂光芒。

  “什么事儿?”我不由的蹙眉,正和‘参与者二队’对峙呢,王探跑上前来添什么乱?

  “度哥,要是我没有猜错,你和牡丹姐就是第一批参与者吧?而你们的任务是,护住我们这些炮灰般的试炼者,到凌晨四点钟?”

  王探的话一出口,抱着妻子尸体痛哭的王图斤骤然停住了哭声,一脸意外的看向我和牡丹。

  我挑了一下眉头。

  王探果然智慧过人,他此时的话听着是问话,其实,是肯定的语气。

  说明,‘血月鬼界’发布公告,通知第二队参与者入内猎杀试炼者之时,王探就开始怀疑我和牡丹是第一批参与者了。

  这心思运转的速度远超他人啊,我觉着,这个少年的智商水准,一定是在场最高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巡灵见闻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修真之重登巅峰只为原作者彼岸浮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岸浮屠并收藏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