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是危险呢,今日在山头上……”

  在回到驻军地点后,谢安一脸心有余悸地抒发着心中的感慨。https://

  “什么?”刘晴闻言回头观瞧着谢安,表情看似显得有些迷糊。

  得谢安开导,刘晴今日可以说是乐滋滋地玩了一回,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心中长久起来压抑的闷气,甚至于,隐隐有些收不住性子的迹象,尽管已回到了周军驻地,但是她心中犹然回想着她在山头上大呼小叫时的欢快。

  虽说谢安看着有些单调,但是对于刘晴而言,那确实是一个极有趣的游戏,遗憾的是,在追击叛王军的当下,哪怕谢安有心要让她纾解一下心中的郁闷,却也抽不出太多的时间,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三个时辰,这让刘晴隐约感觉有些遗憾。

  但是没办法,谁叫她眼下是周军三军军师呢?既然回到了驻地,就不得不一门心思地思索如何战胜秦王李慎,而不是留恋着方才的有趣之事。毕竟白水军逃入了荆山,这在刘晴看来,其中必定大有文章。

  然而刘晴没想到的是,回到驻地之后,谢安却说起了一通看似无关紧要的事。

  [危险?今日?]

  刘晴奇怪地瞧着谢安,她想不出今日有何危险的,不就是一众人上山,朝着深山喊了一通么?

  “没注意到么?”似乎是看到了刘晴诧异的表情,谢安耸耸肩,看似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,“今日在山头,我等脚下的雪层可是滑落了一大片呢……”

  [原来这家伙指的是这件事……]

  刘晴闻言恍然大悟,嗤笑一声。略带讥讽地说道,“雪山顶上的积雪滑落,这不是很正常么?——堂堂刑部尚书,也会畏惧于此事么?”

  “当然!”谢安笑了笑,意有所指地说道,“本府也是人。是人就会畏惧大自然的力量……唔,用你能够理解的词来解释,应该就是天威吧!——非人力所能挡的天威!”

  “雪崩么?——这倒确实是非人力所能挡的天威!”刘晴淡淡应道,终归她在荆州住了许多年,自然也了解一些关于雪崩的事。

  “刘晴丫头,既然你知晓何为雪崩,那么,就应该清楚内中的凶险吧?”

  刘晴皱了皱眉,她似乎有些误会了。闻言不悦说道,“我本来就没打算到那山头散心,是你强拉着我去的,回头再来指责我,谢大人办事可还真有些不厚道……”

  “呵呵!”见刘晴似乎误会了,谢安摇了摇头,倒也不在意,在深深望了几眼刘晴后。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天公不作美啊。倘若近日来一场雪崩,埋了秦王李慎麾下六万白水军与五万余藩王军,这该多好?也省得我等再劳心劳神……”

  “哼!”刘晴闻言略带不屑地嗤笑一声,笑声未落,她隐约感觉到谢安的话中仿佛带有什么深意。

  [雪崩?对呀……似眼下深冬时节,荆山、景山一带山道崎岖、道路难行。白水军何以要选择这条道路撤回汉中?虽说当阳那条路线因为安陵王李承率军即将赶至的关系去不了了,但是白水军依然可以走临沮、秭归,绕开荆、景二山,沿长江逆流而上,撤回东川汉中。为何要纠结于荆、景二山,非要在这片暗藏凶机的深山中行军呢?谢安说的对,那些人就不怕荆、景二山爆发一场雪崩,将其十余万人全部掩埋在此么?

  还是说……白水军是故意引诱我军深入荆山、景山?倘若当真如此,那么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……诱敌深入,欲借助地利全歼我军!

  另外……

  这家伙方才说秦王李慎……李慎不是已经死了么?死在自己的奇计之下……

  等等,如果白水军当真只是诈败的话,那么秦王李慎……]

  瞥了一眼正悠哉悠哉烤火的谢安,刘晴的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神色。

  [这家伙……是在提醒自己么?]

  “你……”深深望了一眼谢安,刘晴咬了咬牙,说道,“我忽然想到,或许秦王李慎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,你觉得呢?”

  谢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闻言笑着说道,“这我哪知道?思索这些事,这是军师的职责不是么?——哦,对了,下次某要站在雪山山头上大呼小叫哦,会引起大规模雪崩的!”

  [这家伙……不是你强硬地带我去的么?说什么非要去散散心,我一点都不想……等等!引起雪崩?似那般大喊竟会引起雪崩?]

  深深望着谢安,刘晴心中闪过一丝明悟,她忽然意识到,并非是谢安胡搅蛮缠,他是在隐晦地教授她破敌之法。

  [岂……岂有此理!你何德何能?我刘晴需要让你来教?]

  刘晴恨恨地咬了咬牙,但她不得不承认,倘若谢安说的一切属实,那么,她或许能很轻易地再胜秦王李慎一场。

  “为什么?你才是主帅不是么?——为何要将功劳让给我这么一个外人?”刘晴语气莫名地问道。

  也不知是否听懂了刘晴话中的深意,谢安抬手拍了拍肩膀、手臂上的雪花,淡淡说道,“功劳啊……本府可以说已经升到顶了呢,要那些功劳何用?跟坑人王去争丞相的位置?本府才没那个兴致!——好了,好好思索如何破敌吧,我军的刘大军师!若不能收服底下那帮骁将们的心,日后江东对阵伍衡,就算本府有意提你为军师,麾下的部将们,恐怕也不会认可!——李慎是李慎,伍衡是伍衡!”

  眼瞅着谢安站起身摇摇晃晃地离去,刘晴微微咬了咬嘴唇,她自然听得懂谢安话中的深意。

  尽管她刘晴眼下确实担任着周军的军师不假,并且周军之中的将士们看似也对她言听计从,但这并不表示她已收服了周军众将士们的心。只不过是因为她刘晴与秦王李慎并没有多大瓜葛,是故周军将领们并没有对她起疑罢了,但是日后江东对阵太平军的伍衡。局面就大为不同了,要知道她刘晴也是太平军出身。

  用一个太平军人士为军师,去讨伐另外一个太平军人士?天知道那些周军将士们是否还会像眼下这样信任她。

  [将破敌的功劳让给我,让我借此收服军中众将的心,取得他们的信任么?——你为何要这般帮我,谢安?]

  望着谢安离去的背影。刘晴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。

  后来的事,顺利地让刘晴都难以想象,由于谢安看破了秦王李慎的计谋,这使得刘晴很轻易地便能将计就计,全歼了那五万被秦王李慎视为诱饵的藩王军,逼地秦王李慎只能退到襄阳,伺机寻找扭转败局的机会。

  虽说这场战事中刘晴确实是出了大力,毕竟是她从行军图中推算出了白水军埋伏周军的确切地点,但她不得不承认。若没有谢安暗中相助提醒,她纵然能看破秦王李慎的诡计,恐怕也做不到将计就计、一举覆灭那五万藩王军。

  换而言之,是谢安的那一席话,覆灭了那五万藩王军!

  一言之威,竟至如斯!

  “刘军师!”

  “刘军师好!”

  “大清早地巡视营地么?辛苦刘军师了……”

  一声声夹带着热情与亲近的问候,打断了刘晴心中的思绪。

  抬起头望了一眼那些位面带热切笑容瞧着自己的周军将士们,刘晴微微一笑。说道,“大营即将竣工。诸位再加把力!”

  “喔!”附近的周军将士们热情地回应着。

  “哦,对了,立营期间,不可疏忽对襄阳的警惕,要知道,秦王李慎手中还有五万余白水军。以及丘阳王世子李博的三万藩王军,论兵力不比我军少多少,万万不可松懈!”

  “是!”众周军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妻乃上将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修真之重登巅峰只为原作者贱宗首席弟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贱宗首席弟子并收藏妻乃上将军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