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碗滚烫的姜汤奉了上来,首辅就逼着喜嬷嬷先喝下。

  这一碗滚烫的姜汤下肚,嬷嬷顿时便觉得浑身热了起来,额头都冒了细碎的湿润。

  还剩下两口,便喝不下去了,首辅接过来喝完,道“别浪费。”

  喜嬷嬷看着他那枯瘦却劲道十足的手重重地把碗搁下,便马上问道“王妃叫我来问问,楚王如今在哪里?皇上可有把他打入暗房?”

  褚首辅扬了一下袍子,双手已经习惯性地笼在袖子里头,道“叫王妃放心便是,皇上没问罪,只是赶了他出宫去。”

  “但是,”喜嬷嬷急了,“他没回王府。”

  褚首辅压压手,“你稍安勿躁,他是没回王府,去了乾坤殿做鼻涕虫。”

  “鼻涕虫?”嬷嬷一怔。

  褚首辅素来眼里的眸子里竟染了一丝笑意,“今日我在乾坤殿,他就在那。”

  喜嬷嬷无奈地道“那他怎么不回府呢?王妃可担心了。”

  “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!”

  “什么目的?”喜嬷嬷追问。

  褚首辅不语,只是眼底笑意加深。

  宇文皓确实在乾坤殿。

  他四仰八叉地躺在殿中的罗汉床上,不吃不喝,不沐浴不洗脸,已经在这里瘫了一整天外加一个晚上了。

  太上皇开始还能当没看到,但是到了晚上还没见他有什么动静,今日除了起来去过一次茅房,就压根没动弹过,一时,就生气了。

  “你说你像什么?马上滚出宫去。”

  宇文皓不语,双目无

  神地看着房梁,房梁上的腾云驾雾金龙的每一处雕刻,他这一天一宿的都看得清清楚楚了。

  “你看你躺在这里像什么?像烂泥,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?还有点出息吗?你怎么说不听呢?怎么那么固执呢?回去等消息!”太上皇气呼呼地道。

  宇文皓这才慢慢地侧头看向太上皇,但是还是没做声。

  太上皇气得也没了办法,只能坐下来,悻悻地道“净给孤惹麻烦,遇事就撒赖磨地,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啊?”

  宇文皓眼睛动了动,懒洋洋地道“您认识我第一天我就是这样了,反正没一个满意的办法,孙儿就在这里磨地不走。”

  太上皇拿他没办法,吩咐常公公,“找个人撵他出去。”

  常公公只得出去找几名禁军进来。

  宇文皓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,朝太上皇扑过去,一把就抱住了太上皇的腿,他也顺势往地上一滚,躺了下来,“撵?爱谁谁!”

  太上皇气得一巴掌就盖他脑壳,“你还有点出息没有?你多大了,还真磨地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就巴巴地抱着腿,不动,甚至还闭上了眼睛,只说了一句,“您叫人砍我脑袋就是,要不砍下我的手,您就自由了!”

  太上皇被他抱着腿,也走不得,禁军也不敢来拽,怕拽着太上皇,只能无助地站着。

  “贼汉!”太上皇气道。

  宇文皓吸吸鼻子,委屈得像一条被人夺了骨头的狗,“孙儿横竖是破罐破

  摔了,回府有什么用?媳妇都被赶走了,回去一个人对着四堵墙,思妻心切,父皇还不许我去静候府看望她,我回去做什么?”

  太上皇气得踹了他一小下,“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宠妃惑天下元卿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修真之重登巅峰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宠妃惑天下元卿凌最新章节